您的位置->2012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新闻动态
会议论文之四:三弦演奏技法与歌唱方式

  在人们的心目中,三弦似乎是一件不善歌唱的乐器,由于独特的构造与器型,造就了她与众不同的音色,因此素以粗犷豪放、铿锵有力见长,而以抒情流畅、委婉细腻为不足。再则,三弦多依附于声乐艺术,以伴奏为主,独自歌唱的可能性和机会很少,因此对三弦演奏艺术的丰富与升华没有过高的诉求。20世纪50年代初,当代三弦宗师李乙教授首先提出“要让三弦唱起来!”,因为只有让三弦自己唱起来,三弦才能摆脱对于文学的依附而进入独自表达音乐的器乐化时代。自那时起,我们一直在寻觅三弦唱不起来的原因;也一直在摸索如何让三弦唱起来的方法。中国有一句老话:“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人声的歌唱无疑是最动人、最迷人、最深情的一种艺术,乐器的歌唱如何能如人声那般自如连贯、优美动人呢?当我们深入细致地研究和考察如何让三弦唱起来这一命题时,逐渐发现三弦演奏技法与歌唱方式之间存在着深层的联系。

  

一、当演奏技法作为技术(人与器、器与技)

  当人和乐器发生联系之时,人与器之间的对话依赖于技术,此时,技术体现的是人对于乐器的操作和控制的能力。一弹一挑一按一吟,心与手、手与器,心手相随,人器合一。三弦的弹、挑、滚、轮、粘、扳、扣、打……无一例外。在技术的层面上,发音动作和按音动作的规范与声音质量的要求是以技术训练为目的的。

  如:左右手的框架、手臂的自然重量与手指(或弹棒)经过弦的速度;触弦的角度、臂腕指运动的方向等。

  又比如:弹的技法,可分为指弹、腕弹、臂弹、指腕臂复合弹等,其训练方法因声音追求的不同而不同。在此,技术和技能的训练是通过演奏技法的学习而得以实现的,换言之,通过演奏技法的学习获得了对于乐器的驾驭能力技术实力,从而使人与器之间亲密和谐融为一体,使其发出该乐器结构最合理最完美的声音。因此,演奏技法作为技术的意义所体现的是与人与器、器与技的深刻关系。

  

二、当演奏技法作为语言(技与乐)

  每一件乐器都具有自己独特的演奏技法,拥有无可替代的技法语言。一般说来,三弦演奏技法由单一技法、复合技法和汇组技法构成,任何一种演奏技法必有与其相对应或相适应的情感语言。或刚或柔;或实或虚;或缓或急;或清或淡;或抒情或跳跃;或深沉获轻佻,或悠长或急切;或激动或平静……。

  单一技法,即不可再进行下一级别的划分、处于最基础级别的技法,如右手的弹、挑、勾、抹、滚、轮、摇等,左手的按音、揉弦等。单一技法多适于常态的、较单一的语言与情感的表达,但是具有丰富的变化属性。

  复合技法,即由单一技法衍生而来;或有两种以上的单一技法复合而成。如:摭、分、正扣、反扣、扫、拂、正搓、反搓等;左手的换弦、换把、滑音、滑揉等。复合技法适于较为复杂的语言、情感与风格的表达,具有更丰富的变化属性。

  汇组技法,即按照一定规律(或节奏、或旋律、或情绪、或风格等)由不同技术系列的技法组织起来的技法组合。如:右手的“扫—轮—拂—扫—拂—扫拂—扫;挑—轮—勾—轮;左手的打—粘—带—打;打—滑—带—打……,双手汇组技法如:弹—挑—弹—粘—带—弹—挑—弹—挑—弹—粘—带—挑—弹—挑(越调)。汇组技法适于更加复杂的语境和丰富的情感表达。

  当演奏技法作为语言的意义所体现的是技法与音乐语言、音乐情感和音乐风格的对应关系与必然联系。不同艺术流派必然有自己独特的技法语言,而独特的技法语言也是构成流派个性的重要因素之一。

  

三、当演奏技法作为歌唱方式

  歌唱方式的丰富多彩表现为因人而异;因乐种而异;因风格而异;因乐器而异;因民族而异……,丰富多彩的歌唱方式才使我们能够表达丰富多彩的音乐情感。实事求是地说,有许多种歌唱方式是我们不熟悉、不了解,是需要我们去学习的,因此我们不能只用一种我们所习惯、所熟悉的方式来歌唱,更不能用自以为高明的方式来歌唱所有的音乐。当我们用乐器、用三弦来歌唱时,演奏技法是我们唯一可以依赖的艺术手段,因此演奏技法的运用便成为歌唱方式的决定性因素。当演奏技法作为歌唱方式时,它的主要特征表现为:

  1、程式化特征:三弦演奏技法的运用常常表现出程式化特征,特别是一些艺术成就较高、社会影响广泛、群众认可熟悉的音乐品种,其技法组合的规律、声音品质的特性具有标志性和典型性的特征,因此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歌唱方式和独特的艺术风格。比如:北方曲艺三弦。右手技法正搓、反搓、蛤蟆搓、扣……;左手的粘、打、扳、擞……。由此可见当演奏技法作为歌唱方式,他对音乐的风格特征将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北方曲艺的三弦音乐是一个具有极高艺术成就的乐种,韩永禄、白凤岩、卢成科等三弦大师的艺术成就对后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形成了一个艺术流派。但是如果我们将这一流派的声音特点和歌唱方式运用于所有的三弦音乐,势必会造成三弦音乐的色彩单调、风格雷同、语言贫乏、千人一面。如果我们以化程式的艺术态度和创作方式将程式化的演奏技法粉碎后重新整合,依据音乐的风格、音韵、情感特点选择与其相适应的歌唱方式,三弦应该能成为一件多姿多彩的、亦柔亦刚的、富有歌唱性的乐器。

  2、典型化特征:三弦演奏技法的运用常常表现出与语言、风格、趣味、品味相关的典型化特征,令人产生直接的生动的艺术联想。比如滑音。滑音的外显的物理性特征(滑动的速度、幅度)与内涵的语言性特征(微观的、心理的变化)共同构成了三弦音响的典型化特征。利用拨弦后的余音来行腔作韵,是三弦的独到之美,惟妙惟肖的、把握得当的滑音令人心醉;而粗俗不堪、毫不讲究的滑音常常令人对三弦这件乐器顿生厌恶,也是导致三弦面临困境的原因之一。

  3、多样化特征:三弦演奏技法的不同组合呈现出开放型的多样化特征

  三弦形制的物理特性;三弦应用的广泛性;三弦演奏艺术及其音乐表现力的丰富性共同构成的三弦音色的多样性特征,体现出中国三弦音乐的独特之美。中国人喜爱三弦,谈情说爱、欢歌劲舞、修身养性、听书赏曲,三弦和三弦音乐为人们的生活带来无限的美好。尽管不同的地域、民族,不同的乐种对三弦的器形、弦式、演奏艺术等都有着自己的选择和偏好,但是具有典型性的三弦音色的基因却在沿袭,三弦音色所呈现出来的多样性特征使三弦家族的音乐艺术色彩丰富充满神奇:弦索音乐的儒雅飘逸;北方说唱音乐的刚健明亮;彝族三弦载歌载舞的狂放;蒙古族三弦的悠扬宽阔……,一种乐器所展示的多重色彩和丰富魅力源于深厚的历史积累与丰富的社会生活,是文化个性的产物,是难以估价的财富,也是中国人审美精神和趣味追求的一种典型体现。因此,当演奏技法作为歌唱方式时,才是器乐化语言的最高境界。

  

四、蒙古族三弦的演奏技法与歌唱方式

  蒙古族民歌以其无可比拟之美享誉天下,蒙古族民歌的歌唱方式独行天下、无可替代。蒙古族三弦音乐作为蒙古族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其民族性与地方性特征通过其特殊的演奏技法而得到了最充分最集中体现。就乐器的形制外貌特征而言,蒙古族三弦与汉族三弦几乎为同一种乐器,但是蒙古族三弦的生存环境、音乐形态以及艺术风格与汉族三弦音乐却是天壤之别。这种情况类似欧洲的小提琴音乐。作为乐器,小提琴从材质、制作工艺到器型外貌无多差异,但是东欧民间小提琴音乐与西欧古典音乐完全不具有可比性,各有其美、各有动人之处。

  毋庸置疑,蒙古族三弦音乐作为中国三弦族类之一,生存繁衍了千百年,但她绝不属于汉族三弦系类,其最重要的声音特征取决于它独有的演奏技法和歌唱方式。蒙古族三弦使用的是弹棒拨弦发音,显然,蒙古族三弦弹棒的滚奏技法与长调的歌唱来自于同一种DNA,细腻优美、如歌如诉;而蒙古族三弦弹棒的马蹄点式的弹挑技法与蒙古短调的歌唱同出一辙,欢快跳跃、热情奔放。20多年前聆听乌日古木拉的演奏,令我如痴如醉的情景至今难忘。

  

结语

 

  三弦演奏技法对于三弦音乐的语言风格、艺术流派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当演奏技法作为歌唱方式时,其独特的音响色彩便成为这个艺术流派最重要的个性化特征。因此我认为,保护、传承、弘扬蒙古族三弦音乐的根本手段在于传承蒙古族三弦的演奏技法。乐谱可以记录,文字可以记载,可是演奏技法与歌唱方式只能通过活态的传承、心与心的交流才能延续。

 

作者:谈龙建 文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2-11-29 17:04:52    发布日期:2012-11-29 17:02:00
分享到: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