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2012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新闻动态
会议论文之十二:蒙古族三弦(潇道日格)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地区长调民歌以及察哈尔民间乐曲(阿斯尔)音乐中的风格特点

  蒙古三弦(潇道日格)这一古老民族弹拨乐器伴随着蒙古民族走过了数百年的历史近程,如今已成为蒙古民族文化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民族乐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蒙古三弦以其宽广的音域以及浑厚、响亮、刚健优美的音色呕歌了蒙古人辉煌的历史,赞美了辽阔无边的山川大地和奔腾汹涌的江河湖海,塑造出蒙古民族粗犷豪放勇敢坚强神韵,抒发了蒙古人民喜怒哀乐情怀。

  《阿斯尔》乐曲起源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察哈尔地区,主要分部在(正蓝、正黄、正白、太仆寺、多伦)等旗县地区,流行的一种典型的民间乐曲。历史上被视为“宫廷音乐”。“阿斯尔”曲目种类多种。在宫廷音乐中主要以蒙古族四大件乐器为主来表演。有时也有歌唱或舞蹈的形式共同表演。

  蒙古三弦在乐队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是因为三弦的音色明亮、浑厚、节奏型强。在我们蒙古族音乐尤其在乐队中没有三弦,这乐队不会形成一个完整的组合。在察哈尔地区,有句话:“三弦演奏者不会弹《阿斯尔》乐曲,那算不上是三弦手”。《阿斯尔》名,翻译过来就是“楼层”的意思,因为那个时代只有王宫、贵族们才能够在楼层上欣赏享受高雅音乐。所以《阿斯尔》此名由此而来。随着历史的发展,如今在草原上宴庆、婚庆、庆典的场合乃至世界舞台上,都能听到《阿斯尔》那优美的旋律。蒙古三弦常用C、G、D大调来演奏《阿斯尔》的乐曲。

  蒙古三弦弹棒长滚演奏技法的特点在于触弦点密度高、音色圆润、明亮而连贯性强。只所以它这独特的技法优点恰好适合于蒙古长调民歌、音乐的风格表现。因为蒙古三弦受蒙古民歌、长调和马头琴有着直接影响。可以说长调的特征迫使蒙古三弦长滚演奏法的诞生和应用。

  最能说明蒙古三弦弹棒演奏技法独特性有以下几点:

  一、弹棒长滚演奏技法在长调民歌演唱中的表现风格。

  乐谱略,曲1《都仁扎那》曲2《圆蹄枣红马》曲3《四季》

  因为长调民歌的乐谱很难用一般记谱法准确地订谱。演奏者要靠自己的感觉来表现旋律的风格与情感。演奏、长调民歌中常用的“额格希格”、“诺古拉”技法符号演奏。

  二、蒙古三弦左手的滑音、虚滑音、揉弦、装饰音等技术的运用,使更加丰富了她的表现力。

  蒙古三弦无论是独奏还是伴奏理应符合民歌的特点和共性,其旋律和节奏无法脱离蒙古民歌的所有属性和范畴。因此它的演奏技法必须要符合蒙古民歌的内涵和外延。蒙古三弦的演奏技法与蒙古民歌的音乐内涵融为一体相得益彰。尽管是弹奏出来的旋律,但其悠扬嘹亮的内在情绪与蒙古民歌的特征是一致的,所树立的音乐形象抒发的思想感情是相同的。换句话说,蒙古三弦弹奏出的曲调里弥漫着长调舒展与缭绕的味道和马头琴那悠扬的情绪,由此我们清晰的看出蒙古三弦与蒙古民歌之间的相符相依的互补关系。

  蒙古三弦的演奏技法是顺应蒙古民族的时代需求诞生和发展起来的。具有游牧民族生活与其代表性音乐文化的马蹄节奏型(前八分后十六分音符)的演奏特点,在于触弦速度快而有爆发力、发音坚实、最擅于表现蒙古民族粗犷豪放、气势磅礴及活泼、明快载歌载舞的音乐形象。

  通过仔细观察我们不难发现蒙古三弦的演奏技法和蒙古民歌用于一个渊源,如同孪生姐妹互相补充,交相呼应。正因为这样,蒙古三弦这明亮浑厚、极具穿透力和感染力的弹拨乐器伴随着蒙古民歌,朝着日臻完善的方向伸展延续。同时,她也不断地丰富着蒙古民歌的拓展与创新。

  优美动人如诗似歌的歌唱性、细腻委婉引人入胜的描绘力,集阳刚与柔美为一体的丰富性是蒙古三弦所独具的特征。南北各民族不同的演奏技法恰好是三弦这种乐器普及和推广的有力保障。蒙古三弦发展到今天与多少代艺人和传人们创新的劳动和不懈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目前而言,由于种种原因对蒙古三弦这种古老的乐器仍不同的认识。有人称她高雅明亮,又有人嫌她单调粗俗。面对褒贬不一的各种观点,作为专业界、学术界必须保持清晰认识和平衡的心态,深入探索和发现蒙古三弦与各国、各民族音乐艺术以及乐器之间的契合点和融合点,用发展的目光科学地借鉴和吸收其它乐器特别是弹拨乐器的演奏技巧、技法,进而丰富其表现力,使其在民族艺术瑰宝的殿堂里永远闪闪发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

  由于功底之浅,时间之紧,拙笔间难免有谬误和不妥之说,肯盼各位专家名师指导赐正。

作者:乌云巴特尔 文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2-12-11 10:48:26    发布日期:2012-12-11 10:45:00
分享到: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