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2012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新闻动态
会议报道之七:是谁?把内蒙古二人台推上了国际学术论坛
——浅评白金虎的学术报告《内蒙古二人台与漫瀚调中三弦音乐的特点》

  2012年11月12日下午,由中央音乐学院主办的“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暨蒙古族三弦音乐国际研讨会”正在按计划顺利的进行当中,在综合教学大楼五层那个宽敞明亮的学术报告厅里,阵阵弦乐不断传来,满场的鼓掌声和喝彩声引得路过的人们不由自主地驻足观看,中央音乐学院里许多学者们被这种场面撼动了,禁不住地低声询问道,这是什么剧种,是什么地方的,怎么这么好听,这么有特点啊!笔者兴奋地将讲坛上打出的幻灯字幕用手指给她们看:这是二人台,是内蒙古的二人台!“啊!内蒙古的二人台这么好听呀!”来自云南的一位学者不住地赞叹到。此时,讲台上侃侃而谈的白金虎先生,时而伏案而讲,时而手持“三尺檀龙”,在二人台职业乐队的协奏下,用蒙古族三弦音乐的语言,将内蒙古二人台的艺术魅力演绎的淋漓尽致。当场观众,听的认真,看的专注。笔者奇妙之余不断地思忖到:当年的“打坐腔”,如今的二人台,竟然走上了国际学术论坛,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啊!同时这又是一件多么伟大的、史无前例的壮举啊!那么是谁?把二人台推上了国际学术论坛的呢!稍有用心就会不难看出,论会议主题,是蒙古族三弦;按主讲人来看,是白金虎先生。那么又是谁?具有这么大的能量,让白金虎先生带着乐队,用三弦把内蒙古二人台推上了这次国际学术论坛呢!带着这样的疑问,笔者对白金虎先生的学术报告和现场示范演奏进行了认真地分析,仔细地查阅了有关资料,就此发现了一些颇有背景的来历。现浅议如下,以飨读者。

 

(一)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是内蒙古二人台走向国际学术论坛的必然。

  一般来讲,在戏曲晚会、调演、汇演、戏曲专题当中,或者是到了草原上、蒙古包,我们才能有机会领略到内蒙古二人台风采的。但是,在国际性的学术会议上,要想听到这个剧种的音乐的确是凤毛麟角,不多见。然而,在这次中央音乐学院主办的国际性的专题学术会议上----“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暨蒙古族三弦音乐国际研讨会”中,却让笔者实实在在地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内蒙古二人台作为在内蒙古地区流传甚广、当地人民极为喜闻乐见、最为“接地气”的一个剧种,在蒙古族三弦的导引下,堂堂正正地走上了国际学术会议的讲坛。能看到今天这样的场面,让人特别地感慨!激动!为内蒙古二人台自豪!

  “内蒙古二人台,是蒙汉文化艺术交融的结晶,也是构建蒙汉人民和谐共处的一种创造性的艺术载体,是象征着民族团结的一支艺术奇葩。”多么崇高的肯定和赞扬啊!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始终都给予了内蒙古二人台以极大的重视和扶持:

  1、20世纪70年代,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对于当地的文化艺术工作就非常的重视和关心。为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这个剧种能够获得发展,1975年就把内蒙古二人台从内蒙古歌舞团单列出来,专门组建了内蒙古二人台剧团。其待遇,始终是省(区)一级艺术表演团体的建制;体制上,始终是全民事业单位;经费上,由自治区财政全额负担。内蒙古二人台能够享受到这样重视、扶植、繁荣、发展的待遇,靠的就是党和政府的支持,人民群众的拥戴。这种待遇,是任何一个地方的二人台艺术表演团体都无法比拟的。

  2、国家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以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就给予了内蒙古二人台以积极的推荐和努力的争取,2006年内蒙古二人台就被国家列入到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名录;其传承人就是内蒙古二人台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武利平(现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团长);内蒙古的土默特右旗同山西省的阳高县、陕西省的府谷县、河北省的康保县一道先后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二人台之乡”。

  3、201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的支持下,经社会科学院论证,确认了内蒙古二人台是蒙元文化的一分子,在第九届“草原文化节”上,内蒙古自治区将内蒙古二人台向世人作了公开展示。

 

(二)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的重视和支持,是内蒙古二人台走向国际学术论坛的有力支撑。

  在内蒙古二人台来说,要说三大件,那就是笛子、四胡和扬琴。三弦虽然“三”字打头,而且还姓了个“三”,却位居“老四”,同梆子、四块瓦一起共同组成了颇具特色的内蒙古二人台传统乐队。然而,就是这么一件在内蒙古二人台传统乐队中,既不靠前也不靠后、既不起眼又离不开的又古又老的“长家伙”,在2012年的11月中旬,却有着一次出头露面的机会------“第二届国际三弦音乐周暨蒙古族三弦音乐国际研讨会”要在北京----中央音乐学院举行。作为内蒙古二人台传统乐队中的三弦用不用去?怎么去?此时,身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一团之长的武利平,陷入了沉思。他也许考虑的比较深远,也许考虑的比较多,因为这不仅仅是三弦的事,也许他考虑的甚至还有别的“原因”,也许------。长期以来,作为内蒙古二人台传承人的他,将内蒙古二人台传统乐队中的每一件乐器都视为珍品,没有褒贬、大小、先后、贵贱之分;作为国家级一级演员、第九届“梅花奖”获得者、中国文联“德艺双馨”艺术家的他,视乐队为生命,因为他知道成功的演员离不开一个成熟的乐队,他对于乐队的感情简直是太深了;作为一团之长的他,面对着已经在半年前就订出去的台口,想到老百姓对内蒙古二人台那渴望的劲儿,联想到即将到帐的收入,真让他欲罢不能。做事干练的他,经过慎重的考虑,毅然拍板:乐队跟上,老白带队,宁可损失一个台口几十万元的收入,也要让老白用三弦把内蒙古二人台推到北京,推到中央音乐学院,推到国际学术论坛上去!

  好一个有胆识的团长!好一个有谋略的传承人哪!武利平团长的这种“大将风度”以及对于这次国际学术论坛的高度重视和鼎力支持,得到了国内外与会专家、学者的赞扬,得到了会议主办者的肯定,大家共同为内蒙古二人台喝彩,为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的领导喝彩!

  

(三)白金虎先生坚持好学、认真钻研的精神和富有成果的研究,是内蒙古二人台走向国际学术论坛的关键。

  坚持好学、认真钻研,对于具有事业心的人来讲,机遇永远是回报。这句话,写给白金虎先生是最为贴切的了。这位生长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丰镇隆盛庄镇的塞北大汉,近一米八的个头,大概是祖上走西口过程中就给他留下了一副宽厚、高大的身板吧!走路,堂堂正正;说话,慢条细理,略带男中音特色。他的好同学、好朋友都亲切地称他为“消防队员”,要是说谁有了气,吵了架,情绪不好,或者受了委屈,“上了火”,一旦他的声音出现,大家立刻就得到安慰了,难怪大家都很尊敬他。在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他有着那么好的人缘:过去担任过乐队队长,现在又担任起了工会主席、党支部书记。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弦的机遇来了!这次机遇是带给蒙古族三弦的,也是带给白金虎的,更是带给内蒙古二人台的。面对这次难得的机遇,上级领导支持他,有关部门协助他,同志们都声援他,团长武利平说了,要啥给啥,要人给人,要物给物!白金虎先生在这种强烈的氛围的激励下,紧紧地抓住了这次机遇并扎扎实实地做了许多工作。为了确保在这次国际学术会议的论文宣读和示范演奏的成功,可以说白金虎先生和他的同事们利用演出间隙和业余休息时间,废寝忘食地进行了一段艰苦的卓有成效的“演练”。人常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们就是这样不啻辛苦的为国际学术论坛做的“功课”。会议期间,他和乐队的同事们在“示范演奏”中,真不亏为“珠联璧合”。尤其在“二人台三弦工作坊”里的“操练”,那才叫人真是一个“过瘾”!奏出的二人台音乐,像射出的一道光芒,令“中央院”满院生辉。你看,二人台音乐到了白金虎先生的手里,简直可以称为“妙笔生花”,弹的好听,奏的过瘾,听的兴奋,其演奏手法之典型,演奏风格之精彩,令人叫绝。可以说,这次学术会议,既是对他40多年三弦生涯的一次学术上的总结,又是对他36年来专心服务于内蒙古二人台的丰厚回报。总之,将白金虎先生所作的学术报告、示范演奏以及“二人台三弦工作坊”的“操练”联系起来看,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亮点,颇有研究价值。

  第一个亮点,白金虎先生在内蒙古二人台传统乐队中使用的三弦演奏方法,是典型的蒙古族三弦演奏方法。

  为了说清这一点,看来还得追本穷源,话题还得往早先里说。早在1973年,少年时期的白金虎,就考入内蒙古艺术学校。他进校后学习的专业就是蒙古族三弦,担任他的三弦专业的老师,就是三弦演奏家、教育家、蒙古族三弦艺术传承人胡力亚其教授。在三弦演奏方法上,白金虎先生始终是师承胡力亚其教授创新规范了的、具有蒙古族弹奏特色的演奏方法------“弹棒演奏法”。1976年毕业后,正值青年时期的白金虎先生被分配到了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几十年来,白金虎先生不仅仅是把他的青春年华毫不吝啬的贡献给了内蒙古二人台艺术事业,关键是他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发展中的贡献比较突出,那就是在二人台音乐伴奏中坚持使用了“弹棒演奏法”,获得了大家的认可,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可以说,他把胡力亚其老师的教学成果给予了富有成效的实践和推广。所以,在内蒙古二人台乐队伴奏中,用“弹棒”来演奏三弦,至今已经成为内蒙古二人台乐队中的一绝。再说,“弹棒演奏法”,给内蒙古二人台音乐已经增添了无穷的色彩和典型的艺术特色;同其他地区的二人台相比,由于“弹棒演奏法”的使用,在彼此之间的音乐风格上已经形成了比较鲜明的对比。如果你要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中听了用“弹棒”演奏三弦的效果,那才算你有福气,尤如你进了蒙古包,品尝了一碗香飘四溢的奶茶,那个美味啊!甘醇啊!令你回味无穷!

  看来,要说白金虎先生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演奏中使用的三弦演奏方法属于正宗的蒙古族三弦音乐范畴,已经是一点也不为过,是顺理成章的了。就此,《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内蒙古分卷》编辑部请他担任三弦记谱工作;《二人台山曲经典》编委请他担任责任编辑;中央电视台“中国民族民间歌舞盛典”栏目请他担任三弦伴奏------。

  第二,白金虎先生学术报告中 “三弦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伴奏中的特点”又是一大亮点。

  白金虎先生一辈子在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的艺术实践,为我们摸索和积累了许多非常丰富的、具有鲜明特色的三弦演奏技巧。他的潜心钻研和科学归纳,为蒙古族三弦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中发挥的作用是越来越大。白金虎先生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中的演奏风格,已经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饶有兴趣的关注,认为这种演奏风格在学术上非常有研究的价值。

  1、“马步演奏法”:马步演奏法为后十六音符节奏型,前两个音为弹奏,后一个音为挑奏,这是在蒙古族乐曲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演奏方法。将其运用到内蒙古二人台唱腔中的流水板中,效果很好,较为典型。当音乐从慢板转到流水板的时候,音乐形象突然从悲伤转入较轻快的状态,此时使用“马步演奏法”,再加一些装饰音填满腔,就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2、亮调里的伴奏法:亮调,在戏曲音乐中叫散板,是由蒙古族长调衍变而来,结构为自由拍,按戏曲称为无板无眼。亮调,实际上是“哭板”,主要表现悲伤、凄婉、绝望、哀怨的情绪。蒙古族三弦在亮调中的演奏方法是:用蒙古族长调中“长滚”的演奏方法,实滚于虚滚,再配合揉弦和乐句尾音的下滑,来模仿哭泣的状态和剧中人物的内心感受。

  3、漫瀚调中的演奏特点:漫瀚调,是鄂尔多斯蒙古族短调,现编现唱,生动有趣,见物发端,连类引发,往往博得现场观众的喝彩与青睐。蒙古族三弦在漫瀚调中常用的演奏方法有三:一是马步演奏法;二是同音联奏法;三是叙事的漫瀚调中,要采用唱腔中的润腔的方法来演奏。

  4、牌子曲中的演奏特点:当牌子曲由慢渐快,节奏性加强,气氛愈加热烈,其效果火爆又不失优美,粗旷而不失细腻,这种演奏方式使观众既能欣赏到牌子曲那优美婉转的特点,又能充分感受到牌子曲那跳荡、奔放的热烈气氛与特点。如《鬼拉腿》,蒙古族三弦在演奏这类曲牌时采用的是张扬、夸张的手法,效果比较好。

  5、“硬码戏”中的演奏特点:“硬码戏”,是以唱为主的戏,最能彰显演员的嗓子和唱腔的功夫。由于二人台唱腔是男女同腔同调的原因,所以要唱好二人台“硬码戏”,是很不容易的。《五哥放羊》就属于这类音乐,那么观看了《五哥放羊》的现场演奏,我们就能领略到蒙古族三弦演奏这类音乐时那颇为鲜明的特点。

  6、“带鞭戏”中的演奏技巧:“带鞭戏”,是内蒙古二人台的一大亮点,也是一大特点。蒙古族三弦在演奏这类音乐时,多用各种滑音:包括上滑、下滑、虚滑、实滑、回滑等技巧,以达到模仿男女声唱腔的风格与特点。《挂红灯》就属于这类音乐,旋律明亮欢快,热烈奔放,唱腔音乐一气呵成。听了白金虎先生和内蒙古二人台乐队的现场示范演奏,保你神魂颠倒!

  7、“男旦”表演中的演奏特点:舞台上的表演形式在变化,戏曲中的音乐也在变化。“男旦”的出现,更加彰显了蒙古族三弦在内蒙古二人台戏曲中的重要地位,使蒙古族三弦成为刻画其音乐形象的主要手段,并且能够准确的塑造出剧中“男旦”(彩旦)这类人物风趣、诙谐、幽默、滑稽的音乐形象。在白金虎先生示范演奏中,凡是听了这段《喜上喜》音乐的,大有绕梁三日不绝于耳之感!

  第三,严谨的学术态度,是白金虎先生这次用三弦把内蒙古二人台推到国际学术论坛的第三大亮点。

  首先,让笔者感到高人之处的是,在起草参会学术论文时,白金虎先生同武利平团长就非常慎重。为了撰写好这篇论文,他们一起制定了“三项基本原则”。即三不讲:对二人台有争议的不讲;与民族有冲突的不讲;自己不了解的无依据的不讲。这三个不讲,定的是既有政治水平,又有学术原则,充分体现出内蒙古二人台人严谨的学术态度和崇高的艺术美德。在“三项基本原则”的指导下,白金虎先生对于学术论文进行了认真、细致、艰苦的准备,武利平团长为其做了大量的至关重要的幕后工作。

  其次,在撰写学术论文中,白金虎先生和武利平团长一致认为,既然谈到蒙古族三弦在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中的特点,那就不能仅仅只谈蒙古族三弦,他们认为更重要的还是要把内蒙古二人台推向国际学术论坛,把内蒙古二人台音乐介绍给与会的专家、学者,为弘扬内蒙古二人台做点实事,为繁荣、发展内蒙古二人台造点舆论。为此,团长武利平为了这次会议派出了自己的精锐部队------二人台职业乐队。白金虎先生重点放在理论上做好参会的准备工作,他先后参考、学习的有关内蒙古二人台著作的书目就达到了11部之多,其艰苦的劳动和认真的学习精神多么感动人啊!怪不得论文中的引经据典,是那么的规范与负责任。由他主笔写成的论文,对于内蒙古二人台及其漫瀚调的起源、产生、流行范围、发展轨迹、唱腔曲牌的形成及艺术特点、乐队成员的组成及艺术特点等,从理论上都给予了详尽的介绍和成功的展示。

  文章写到最后,有一件事让笔者耿耿不寐,说与这次会议有关吧,他们不是“红花”,说与这次会议无关吧,他们确实是红花离不开的“绿叶”。既然如此,还是一吐为快的好。其实,笔者所指的“绿叶”,说的就是内蒙古二人台艺术团的乐队。就是这片“绿叶”,会议期间认真地、无私地扶植了“红花”一把,因为台上台下的他们,表现的非常出色,与会的专家、学者看的非常清楚。大家一致认为,这是一支好队伍。你看看他们,从草原来到了北京,从基层的舞台来到了音乐的殿堂,面对机会难得的北京之行,面对着许多罕见的诱惑,他们没有忘记团长的嘱咐。他们身着整洁、统一、富有行业特色的服装,无论台上台下,演奏、听报告,还是观摩音乐会;无论到餐厅排队就餐,还是到驻地酒店排练、就寝;都是显得那么默契、自觉、文雅、谦虚、准时、有素质,给人以正气、文明之感。几天来,没有发现他们有一个人外出乱逛;没有听到他们任何一个人高声喧哗;没有看见他们一个人衣帽不整;更没有碰见他们哪一个人不守规矩。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为会议增色添彩,给大家作出了榜样。这样的乐队,在艺术表演团体来讲,真是不多见,令人敬佩,令人自豪,令人赞叹!如今,能够看到这样一支好的乐队,笔者怎能不感动?怎能不为他们叫好呢!

  过去的已经成为美好回忆,创新发展才是我们今后的目的。祝愿内蒙古二人台繁荣昌盛!祝愿蒙古族三弦异彩纷呈!

 

作者:聂新荣 文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2-12-13 16:01:01    发布日期:2012-12-13 15:57:00
分享到: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