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远缅怀汪毓和老师->深切怀念
钱仁平悼文

  早晨获悉汪先生仙逝,倒不特别震惊。

  这一年来,我和蒲方老师在北京郊区间隔开了三次会(人民音乐出版社中国音乐百年作品典藏出版项目),每次都会问到汪先生的身体近况。先是听说先生摔了一跤脑震荡住院了,然后是病情好转的好消息,最近一次开会是12月26号蒲方说老爷子已经不省人事了。

  先生是中国近现代音乐史学大家,几代音乐学人都读过他的著作、论文特别是那份不断修订的教程。

  我与先生交往并不多。2000年前后,曾代朋友向他约过稿。2008年来沪工作后,涉及到上音图书馆中国近现代音乐史文献建设等方面的问题,多次向他请教过。最后一次见到先生应该是2011年的初冬?在央院校园,先生骑着自行车,身手敏捷。我跟他聊了半天,主要是汇报《谭小麟研究文集》编辑出版进度。这年4月我请他来上音出席谭小麟百年诞辰手稿展、研讨会与作品音乐会。先生专门撰写了论文,并带来中央音乐学院王次炤院长的信和他们刚刚出版的马思聪全集。论文集在2012年年初出版,我托人带给他,不知道先生看到没?

  那次聊天我还跟他提及上音图书馆后续有关中国近现代音乐家研究以及中国近现代音乐史、上海音乐学院史方面的文献建设工作,先生很是肯定;我也表达了能够多次邀请到他到上海来指导、建议相关工作,先生也爽快地答应了。

  但是,先生走了。蒲方说老人家走得很安详。事情永远做不完,汪先生认真地做了他能够做、应该做、只能做的事情,为中国近现代音乐史学科贡献了毕生精力与心血,后学者永远怀念他。

  汪先生一路走好。

  2013年1月5日晨记

作者:钱仁平 文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3-01-07 16:03:42    发布日期:2013-01-07 16:00:00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