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远缅怀汪毓和老师->深切怀念
罗宏度、何瑾一家对汪毓和先生的怀念

蒲方,汪猛:

  惊获我们的足足半个世纪的挚友——你们的父亲突发急症半年不治而终,我们全家三代人深感震惊与悲痛,久久不能平静!

  你们的父亲待我们全家人是那么的和蔼、诚恳、亲如一家,使我们感到亲切、温暖,虽然我们每年往返北京悉尼途经万里之遥,但总像当初在西绒线胡同和鲍家街之间,直到近年来我们住到北京的昌平区天通苑,你们还兴致勃勃地坐小罗开的车前来,我们也十分愿意到你们的新六楼团聚。你们的父亲治学严谨、勤苦、成绩卓著、终生不渝、获国家终生成就奖,使我们深为敬佩,给我们巨大的激励。

  五十年前,在四清工作中,他能抵制极左路线的巨大压力,实事求是,多少个彻夜领导我们全队分析形势,最终采取了正确路线,教育干部改进工作作风,消除干群矛盾,彻底调动了干群极大的积极性,团结一致,发展生产,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以致文革初期,在我们受到冲击时,当时的大队长和书记还到城里来用自产的农作物慰问我们,这在当时批斗成风的形势下是非常难得的,是你们的父亲的人格魅力感召的结果。

  他以他和你们的母亲的行为榜样培育了你们兄妹二人,以致你们的第二代,均受益匪浅!继他之后,你们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就,给他以极大的欣慰。

  他的一生是平凡伟大的一生,我们为有他这样一位兄长,有他这样一位良师益友,而感到骄傲,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你们也定会为有这样一位伟大的父亲而感到骄傲!也定会在今后的人生中以他为榜样,做出更大的成绩。

  请代我们全家三代人吊唁他。请你们替他照顾好你们的亲爱的妈妈,也是我们的好大姐、好朋友。

  望你们全家节哀顺变。他将永远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罗叔叔、何阿姨于悉尼

  06/01/2013

  

‘小华的悼念和思念’

  

亲爱的蒲方,蒲阿姨

  你们好!

  我含着泪反复读了几遍发来的短短噩耗电文,我心中怀着深深的遗憾和愧疚!一直在流泪。。。使我回想起很多很多。。

  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由,使我们两家从父辈就结成了挚友。40多年前,在我小的时候,汪叔叔对我比起其他孩子应该是关爱有加.给我特别印象深刻的是汪叔叔骑自行车带着我,顶着大风去音乐学院听音乐会,他教我试唱练耳,给我讲音乐史,音乐在我幼小的心里播下了圣洁的种子,使我至今受益匪浅。。。汪叔叔对我就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耐心。他那么慈祥,那么和蔼,那么乐观,那么知识渊博,他对人的宽容和理解,一直无形的感染着我,影响着我。。。我深深的感觉我内心世界的很多积极的生活态度都来自他。。。

  自从出国,我几乎就没有特别安排去看过汪叔叔,我好象从你们的生活视线中消失一样。其实不是,我经常向我父母问起你们的情况,也特别了解了很多汪叔叔的近况,如他受到嘉奖,发表著作,得到很多荣誉等等。。我还为他晚年能得到这些荣誉和尊敬,称赞中国的世风公证,真心的为他高兴。而且,从我父母处也了解到汪叔叔的身体健康很好。由此而来,总想着下次回国再去看望汪叔叔。。。可竟没想到却成为了我生活中一个永远的遗憾和愧疚!

  我知道,在他身边有你们的关心照顾,他的晚年生活很安逸和欣慰。但作为我,没能有机会再和他交谈,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是我的终生遗憾!我心里很难受,很愧疚!

  为此,不知我是否可以要求,为他献上我的哀思和悼念之情,拜托了!我下次回国一定去看望蒲阿姨。恳请全家人节哀,保重身体!请转达我对全家人深切的问候和衷心的祝福!

  小华(罗世平)--- 友人之女    

  自SYDNEY 2013年1月6日

  

敬爱的汪叔叔,我想对您说……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星期五晚上六点,汪叔叔您走了,永远地离开了。离开了您挚爱的亲人,离开了您奉献了一生的音乐理论教育事业,离开了与您曾经同甘苦、共患难的朋友。

  一月六日,像往常一样,我接到父母打来的电话,却惊闻您突然离世的噩耗。顿时我的思绪凝固了,头脑一片空白,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紧接着我的思绪伴随着突如其来的悲痛回到了我记忆初始的幼年时代。这些记忆透过岁月的沉淀,如今越发的清晰。

  敬爱的汪叔叔,我对您和蒲阿姨、汪猛哥哥、蒲方妹妹最初始的记忆是从我和蒲方妹妹被大人们抱上椅子,两家人在一张大大的、高高的桌子上吃西餐开始的。每次饭后,就盼着大人们能再点一个雪人冰淇淋,而大人们从来不会让我们失望。

  汪叔叔,您知道吗,我从小最喜欢的就是我们两家每年在一起过春节、放鞭炮。每当那时,我就能吃尽一年到头才能吃到的好东西。每次当您们全家到我家来过春节时,您都要带一份您自制的、漂亮的八宝饭。

  汪叔叔,您知道吗,我从小最盼望的就是轮到我们家到您家过春节的日子。每当那时,我就可以同家人来到音乐学院的大院,来到您住的筒子楼,走进您堆满书籍的房间里,吃到的不仅仅是八宝饭,还有您和蒲阿姨亲手制作的更多更好的美味食品。咱们两家人在一起过春节的传统一直雷打不动地延续到去年春节,我也一直参与并享受着我们的聚会直到我二十五年前出国。

  汪叔叔,我还记得您同我父母频繁往来、谈天说地,聊教育、打桥牌……从小看着两家大人的交往,我知道了什么是世交、什么是友情、什么是挚友,也被深深地感动着和影响了,也希望在自己的一生中,能像我父母一样,幸运地有一位像您这样的世交和挚友。

  敬爱的汪叔叔,您谦卑、爽朗、柔韧、平易近人,思想敏锐、学识渊博、充满智慧、给人温暖。您对家人的关爱、对朋友的真挚、对学生的教诲,就像今冬北京的大雪,撒向大地、遗留人间、融化在我们心里。

  夜已深沉,澳洲正直炎炎酷暑,此时此刻我思绪万千,真想写尽对您的追忆和思念、对您的尊敬和不舍,却发现语言苍白,对您的怀念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灵深处。

  汪叔叔,不论是二十五年前,由于我的出国与您长期分离,还是这次您去了天堂,离我而去,您永远永远在我心里。

  敬爱的汪叔叔,您开心地上路吧,前面的路通往天堂!在通往天堂的大道上,您记得依然要像您往常一样—笑咪咪、乐呵呵。

  罗小玲敬悼于悉尼

  2013年1月8日凌晨

  

作者: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3-01-10 15:46:04    发布日期:2013-01-10 15:40:00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