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永远缅怀汪毓和老师->深切怀念
熟悉而又陌生的“老者”

  惊悉汪老师仙逝,不胜感哀!其实,我与汪老师并不十分熟悉,更谈不上深交,但其也是我常在校园里碰见的老师,如今斯人驾鹤,不再相遇,心中不免生绪,感慨无比!

  每每遇见汪老师,他都是骑着那辆自行车从面前而过,我这时总会问候他一声,汪老师好!他也总抱以颔首微笑,好像在说,你好呀,小马!或许,他并一定知道我姓甚名谁,但这无关紧要,这么多年来我们就这样彼此招呼着……。

  由于对音乐知之甚少,我并不清楚汪老师他“老人家”对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研究有多大的功绩,就在前几天也才知道原来蒲方老师即是汪老师的女公子,可见自己是多么寡闻啊。他不熟知我是难免和应该的,因为自己原本就不是搞音乐的“料”,而我也只是从与一些朋友的聊天中、音乐文章中开始逐渐认识汪老师的,并未认真拜读过他撰写的大作和文章。印象中,汪老师就是一位和蔼、慈祥、父辈级的老者,可当他穿着布鞋、拿着黑色提包、骑着自行车从身边而过时,那种平实与谦和却令我朦胧中有着泰斗如是,高山仰止的感觉,“点头之交”也令人难以忘怀!

  音乐如人生,涓涓流淌的溪流也可以击起心灵的涟漪,平实、安和的人生也能谱成绚丽的华章。

  汪老师,您走好!《中国近现代音乐史》的第四次修订只能留予他人嘘!

  (谨以此小文作为对一熟悉而又陌生老者的怀想)

作者:马歌 文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3-01-11 11:55:33    发布日期:2013-01-11 11:54:00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