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报道News
金奖选手指导教师张欣宁、权洪波专访


张欣宁教授专访

 

陈学弘是跨组比赛,以少年组的年龄段拿到了青年组金奖,您有预料吗?
 
“陈学弘从2008年跟我开始学习,训练半年之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到中央音乐学院附小,从当时到现在已经训练7年。他现在还不到17岁,拿了这次比赛的青年组金奖,我们确实没有想到。”
 
您怎么评价自己的学生陈学弘?
 
“他的性格偏内向,但手下的音乐却十分丰富。小时候看他弹琴就十分感性,当他第一次来我这儿学琴时弹的是肖邦《升c小调夜曲》,我当时觉得他的理解就已经超过8岁多的孩子,我觉得很成熟、很温暖,线条十分流畅。他小时候弹浪漫派的作品,就有一股天然的、悲伤的东西在他的琴声里面,而且音乐线条很美,抒情性很强,这在弹琴的男孩子中其实并不多见。所以参加比赛前,我会根据他的个性帮他挑选合适的作品,让他尽量发挥他的才能。”
 
陈学弘从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到现在一直师从您,请您谈谈教学方面的情况。
 
“我们上课的气氛是偏严肃的,由于上课时间有限,我们并不会进行很长时间的对话,他非常希望老师能为他多讲一些与音乐、谱子有关的内容,因此我们之间的交流往往都是音乐上的。为了开拓他的思路,我会带上他参加国内外的音乐节,每次重要的比赛前夕,我也会请自己的老师李其芳教授来以她的角度评价陈学弘的音乐,等等。”
 
“从去年到今年,他的进步很大。他的反应速度非常快,如果我用一些情感上的、意境上的情景来启发他,一般都是两三遍就能做到我想要的效果。然而他也有弱点,主要是技术上的,他的手很软,条件也不是最好的,因此我也一直在帮他训练他的手指能力。”
 
请您谈谈陈学弘这次比赛的准备情况。
 
“这次肖邦青少年钢琴比赛其实距离他上次参加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举办的鲁宾斯坦钢琴比赛只有八天时间,两个比赛完全是两套不同的曲目。于是他每天用十来个小时来恢复以前学过的肖邦比赛的曲目,包括决赛的那首协奏曲,他很认真地准备了四天四夜,通宵未眠,这个练习强度可想而知!但由于他以前有一些基础,因此肖邦的语言找得很快,但四天时间捡回两年前的曲目,我们都觉得这个孩子能力确实很强。当然,我也曾经和他谈过,既然两个比赛都参加,是不是可以有结合的曲目,这样准备更充分,然而他一定要挑战自己。既然这是他的选择,我当然支持啦,而且我觉得,在男孩子这个年龄应该要给他空间,让他有一种挑战的精神,就算是失败了,也能学会自己承受、总结。”
 
请您谈谈对学生陈学弘的期望。
 
“他擅长弹浪漫派的东西,尤其是东欧浪漫派作曲家的作品。因此可能会朝着柴可夫斯基比赛、大肖邦比赛继续攀登。而且他自己很喜欢去俄罗斯比赛,他的个性、风格很适合弹俄罗斯学派的曲目。他参加过2013第十届霍罗维兹国际青年钢琴家比赛,拿到金奖;2014第九届莫斯科肖邦青少年国际钢琴比赛获得第三名,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我自己,包括他的父亲母亲,他自己,都希望向着这个方向继续努力。”
 
关于钢琴学习的建议。

“现在中国学习钢琴的人很多,我认为中国人弹琴的技巧在世界上来说应该是很不错的。然而,我认为钢琴演奏应该不仅仅拘泥于手上的技巧,而应该更加注重提高学生的文化修养。现在有很多孩子有天赋,技术能力很强,然而在音乐上的处理却比较粗糙,这十分可惜,尤其当辅导一些考生时,我就能明显感觉到。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国家业余的钢琴普及教育应该往前更进一步。”
 
“对于下一届参加肖邦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的孩子们,我的建议也是希望他们能够多提高自己的修养。修养非常重要,要多看书,要多听音乐,而且一定要多补充音乐理论方面的知识,尤其包括和声、作品分析等作曲方面的理论。和声、作品分析等理论对处理音乐、分析音乐都有着很关键的作用,这尤其是中国学生的弱项。同时,也希望这些孩子能给自己更多的空间争取与各种乐队的合作机会,打开自己的耳朵,丰富自己对声音的想象力。”


权洪波老师专访
柏林艺术大学演奏家(博士)学位

 

您的学生铁顺顺在第一届北京肖邦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中获得少年组金奖,作为金奖选手的老师,我们想请您谈谈对学生教学的一些情况,以飨广大音乐爱好者。
 
权洪波老师:

“我2013年回国,9月起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任教,他是我教的第一批学生中的一个。那时他刚上初一,手的条件不错,这三年多来看到他演奏上有很大进步,我非常开心。

顺顺有个优点,就是总体来说他是一个乐观、阳光、性格开朗的孩子,这样,我们师生之间很好沟通,这对他音乐上真诚的表现很有好处。

在专业课教学上,除了钢琴演奏以及控制等技术以外,我们还会聊很多音乐外的东西。我希望上课不仅仅是关于钢琴如何弹,我会引导他讨论音乐,不只是钢琴音乐,还有各种不同的音乐形式。因为毕竟是孩子,给他讲很多东西,有时候我以为我表达的很清楚了,但实际上孩子并没有理解,他还没有自己的音乐观,所以单方面的接受是被动的。

如何建立音乐观?短短的课堂当中,难以传输足够的知识,但是我可以引导他,让他知道往哪个方向充实自己,建立自己的音乐观。这个过程中我会引导他,有没有看过那本书?听过那个音乐?让他自己谈谈想法,谈谈对音乐的看法。他会给我很多好的反馈,也许一开始有些想法很幼稚,毕竟是孩子,但是能有一点自己的思考,我觉得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说明他对音乐有了想法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谈很具体、很实际的演奏操作,大家就会有一个很明确的共同目标——我们心中的音乐是这样的。总之,大家有一个很明确的目标,这个是很重要的。

我们一起去听音乐会,之后我会和他交流对音乐会的看法,这种思想的碰撞对他有帮助。在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可能已经在学生心中埋下种子了,至于他什么时候长大,那就是时间的问题。我和他聊音乐上的东西尽量让语言简练,让他能听进去。”
 
他是个很刻苦的孩子吗?家长是怎么和您配合的?

“我觉得人都有懒得时候,顺顺也不例外,但关键的时刻他会抓起来。她妈妈与顺顺配合的很好,她们就像朋友一样,不是单方面的发号施令。有时候我布置作业,他们俩回去就会探讨。目前这个沟通都是良性的。他不会走入一个死角。”
 
请您谈谈铁顺顺备赛的情况?

“选择参加本次肖邦比赛是顺顺自己的意愿。暑假期间他都在准备比赛。作为教师我全力支持他。比赛曲目量很大,尤其是协奏曲,开始练习时已经是距离比赛一个月左右了,比赛前我们又突击,仔细的琢磨了一周多,师生倆都很累,幸运的是我们把它拿出来了。赛前我总是给他说‘没问题,没问题’。学生他自己知道要弹好,思想上我就没必要再给他压力,所以总是鼓励他。”
 
 
目前中国学钢琴的孩子很多,您对孩子和家长有何建议?

“快乐弹琴。弹琴本身是个苦差事,很辛苦。但是选择了,就开心地去学,因为音乐是美好的。很小的时候给孩子适当的压力,确实有必要,因为那时候孩子太小,他还不知道什么事情是必须做的。大概到了十一、二岁以后,就最好有自己的兴趣,有自己喜欢的作曲家,自己喜欢的作品,形成自己的审美观”

作者: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6-11-04 00:12:46    发布日期:2016-11-03 23:49:00
分享到:

相关附件related attach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