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世界音乐周2017->新闻报道
记“世界音乐学术讲座:一带一路音乐资源及其意义”

  

  2017年11月27日上午十点半,“世界音乐周2017”系列活动之“世界音乐学术讲座:一带一路音乐资源及其意义”于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举行。这次讲座的主讲人是中央音乐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研究中心主任张伯瑜教授,他同时也是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民族音乐学教授、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社长、中国传统音乐学会副会长、中国世界音乐学会副会长、赫尔辛基大学人文学院学术咨询委员会成员(2011至2014)。张伯瑜教授的研究领域是跨文化跨学科研究,主要关注各种传统音乐在其社会环境中的意义。本次讲座的主题是“怎样从音乐角度来审视丝绸之路?”张伯瑜教授基于自己在丝绸之路上的田野采风,提出了音乐视域下研究丝绸之路音乐的四个方向,及其丝绸之路音乐研究的意义。

  

  

  

  图1:张伯瑜教授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是一个热门话题,在音乐研究上也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区域。张教授经过采风,在了解了丝绸之路沿线的历史遗迹和存活的音乐品种之后,也引发了对丝绸之路音乐内涵的思考。在音乐的视域下,丝绸之路的意义何在?可以说,这是研究有关丝绸之路音乐文化的前提。张伯瑜教授首先向观众展示了他丰富的丝绸之路采风成果:从河南安阳大调曲子、西安鼓乐到兰州鼓子,沿着河西走廊,途经甘肃、宁夏,探访武威半台戏,盲人说书的“贤孝”,念诵“宝卷”以及酒泉民间舞蹈“地蹦子”……一直到匈奴人后裔唱的歌,如张教授所说,“才有了点丝绸之路的感觉”。以敦煌为例,当地曲子戏完全是汉族风格,而阿克塞哈萨克族音乐更有中西亚韵味。因此他提出一个问题:丝绸之路的特点是属于少数民族文化吗?尤其是新疆木卡姆,一直以来被当作丝绸之路的风格代表,但事实上这一乐种的形成年代未知,与丝绸之路并无关系;反倒是西安鼓乐与丝绸之路很有渊源,但人们还未意识到。因此,张教授提出一个看法:现今人们眼中所谓有丝绸之路意味的文化,其实是在伊斯兰化之后形成的。

  

  

  图2:张伯瑜教授展示丝绸之路沿线乐种

  

  回到音乐学研究视域,“丝绸之路”概念到底对音乐研究有何意义呢?事实上,丝绸之路沿线的音乐资源收集已经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取得丰硕成果;若是延伸到国境线之外的中亚、西亚国家,则又与我国“世界民族音乐”学科视野相重合。所以,在国家“一带一路”的倡议之下,有关“丝绸之路”的音乐研究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呢?张伯瑜教授认为,丝绸之路首先是一段地域距离 ,是我国古代贸易的重要通道,直到唐代以后转向航海,这段路才慢慢被放弃了。对比古今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古代丝绸之路适值佛教鼎兴,但今天人们却将伊斯兰文化作为丝绸之路的符号——这对于研究当下丝绸之路区域现实音乐状况是不可忽视的。第二,丝绸之路对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巨大影响,它塑造了中国人看世界的方式。中国人惯于居安思危,周边意识强,在无数的异族摩擦中建立起忧患意识。虽然当时的中国是先进农业国家,但更有影响力的是手工业:茶叶、丝绸、瓷器。物质交换成为不同民族共存的基础,成为文化交流的桥梁,也依然是如今中国处理和平外交关系的方式。第三,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语境中,“西方”这一概念始终是强势的。在工业化、西方化的进程中,我们更应该回归“小传统”之间的交流(即与某几个西方之外的文化交流),增强“小区域”之间的关系,走向后现代世界的文化平等。最后,张伯瑜教授再次强调了“世界音乐周”举办的重要意义,在将来,“跨文化交流是一种必不可少的素质”。

  

  

  

  图3:张伯瑜教授强调“世界音乐周”举办的意义

  

  讲座结尾之际,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系俞人豪教授发表讲话,他评价张伯瑜教授对丝绸之路的看法不仅有现实意义,还涉及历史、文化与哲学的思考;同时他也提出自己对丝绸之路的看法:从毛泽东提出“亚非拉”到今天的“一带一路”,从强调斗争到强调共存,它们的共同实质其实就是“第三世界抱团取暖”。这场讲座以及两位教授的话令大家体会到,从事音乐学研究,不能局限在窄小的框架中,“宏观意识”是学术研究不可或缺的部分。

作者:文:赵婉婷;图:毕乙鑫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8-01-04 15:11:44    发布日期:2017-12-01 01:22:00
分享到: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