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世界音乐周2019->新闻报道
记“世界音乐周2019”世界民族音乐教学研讨会

  2019年11月18日下午两点,在中央音乐学院教学楼509召开了本次“世界音乐周2019”闭幕式前的最后一场活动——世界民族音乐教学研讨会。本次研讨会由福建师范大学的王州教授主持,中央音乐学院世界民族音乐专业的陈自明教授、俞人豪教授、陈朝黎老师和中央音乐学院塔布拉鼓客座讲师萨里特•达斯(Sarit Das)出席并发言,与之同时到场的还有部分高校教师、世界民族音乐专业的硕博士研究生以及世界民族音乐的爱好者。

  研讨会开始之际,王州教授首先发言,他认为中央音乐学院已将“世界音乐周”运作成为了一个“品牌”、一种“特色”。这个学科领域的老一辈教师为我们指明了道路,年轻教师也在这个学科领域继续奋斗,还有世界民族音乐的硕士、博士也都拥有自己的想法、目标与发展方向,在今天的研讨会中,将主要探讨对于世界民族音乐专业的发展建议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陈自明教授说到,此次的世界音乐周活动极为成功,我们对非洲都充满了好奇心,我们应该对非洲有一个正确的定义,即撒哈拉以南地区的黑非洲。他们的动力感、强烈感与复杂性无与伦比,在简朴的生活中体现了高度的艺术性,希望大家有机会可以深入研究。另外,中央音乐学院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建立世界民族音乐专业,从相关资料匮乏到现在的逐步壮大,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尤其要感谢王耀华老师和管建华老师的努力,使世界民族音乐成为了师范院校的一门必修课。我们要坚持把世界音乐研究到底,要和培训、实践相结合,共同努力推进世界音乐研究与教学的发展!


  随后,俞人豪教授发表了几点对于世界民族音乐的感想,首先,以前我们更加关注传统音乐,自21世纪以来,世界民族音乐已经有了很强的流行音乐色彩,我们不要轻视通俗音乐,传统音乐有很强的应用性,不利于传播,但加入了通俗音乐后,将更加利于传播。其次,我们要关注非欧国家的专业音乐创作,中亚的“几个斯坦”有很多优秀的当代音乐创作,它们都具有很强的审美价值。最后,我们要知道非洲都是按照殖民来所划分的,不能用定式“中国音乐”的模式来定义“非洲音乐”。


  萨里特•达斯老师则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在印度的两种风格的教学模式,一种是口传心授,即从父母和老师处学习音乐;另一种为通过书本传播知识,这是顺应了西方教学的潮流,但印度音乐无法用谱子完全记录,在书本之外仍需跟随老师学习。萨里特•达斯老师还提到了老师和学校的重要性,他说,表演得好是老师的功劳,不好是自己的问题。中国的学生很棒,认真学习就可以学的很好。


  最后,由陈朝黎老师进行发言,陈老师讲到自己是中央音乐学院世界民族音乐专业的见证者,现在的世界民族音乐专业方向的课程已经非常丰富,分为理论和实践两类课程。理论类课程有世界民族音乐概论、东非音乐和美国音乐。实践类课程有印度的塔布拉鼓、印度的佳美兰、印度尼西亚舞蹈、印度舞蹈、印度西塔尔琴和西非音乐演奏。但是在教学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选课问题和学生众口难调的问题,虽然有问题,但在每一位同学和老师的努力下,情况正在发生着改变,而我们每一位学生都要向前辈老师学习,为学科贡献自己的力量。


  陈自明老师针对以上几位老师的发言总结道:我们需要新生力量,作为世界民族音乐专业的学生,要找好自己的兴趣点,我们还有许多的空白需要填补和占领。在自由发言环节,一位来自山西的老师说到,刚开始开设世界民族音乐课程的时候,知识储备不够,有着许多的困扰,但经过自己的不断学习和总结,现在已经举办了几场成功的汇报演出!


  在研讨会的最后,王州教授作总结发言,他认为目前世界民族音乐的教学与研究主要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教学资源的不平衡,主要体现为地区、学科和其他问题的不平衡,以地区不平衡最为明显;二是对于新形式的探索尚有不足,期望相关领域的研究者们今后能进行更多的探索和创新。

  

作者:文:王骏岭  图:孙宁   来源:中央音乐学院   最后更新日期:2019-11-27 00:00:24    发布日期:2019-11-26 23:57:00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