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化艺术论坛->论坛·札记

崔卫平先生讲座侧记


        近日,我国当代著名人文学者、电影和文学批评家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先生应我院图书馆邀请进行了两期“文化-艺术论坛”学术讲座。崔卫平先生是近年来我国文化和思想领域的先锋,她多次在全国各大学、机关,文化活动中举办学术讲座,其精辟的分析和独特的视角以及丰富的人文学识得到众多文化人士的广泛关注和推崇,也是当下大学生们热议的文化名人。
        5月21日下午4时,我院师生们在图书馆期刊室聆听了崔卫平先生《海子、王小波与现代性》的学术讲座。讲座前崔先生谈到汶川地震,她说:不管发生什么样的灾难,人类的历史是靠这样一种进取精神维护和书写的。随后崔先生为我院师生讲解了“乡愁诗人”海子和“地平线诗人”王小波在诗歌艺术形式表层下,深刻的精神追求的痛楚与选择。这两位诗人都以其流星般耀眼的光芒刺痛了时代的神经,使人思索,令人迷惑。对于海子与王小波,崔先生说他们之间最重要的不同在于:海子来自农村,他承载了整个世界从农村到城市化之间的心理矛盾,精神上对家园的渴求,面对现代化的扑面而来,对土地和自然的眷恋,使他深陷丧失家园的恐惧。他不断地歌唱土地和让他无法割裂又深感已经割裂的对乡村生活的记忆和感情,他所有的诗篇都在不断地呼唤着渴望回到家园,然而永劫回归的心灵迷失了回家的路!他诗中关于土地、庄稼等都做为意向是一种家园和人的人本自然的象征,但人已经脱离这些走得很远了,他这种精神上寻找家园的状态贯穿了整个创作,表达出精神无所依存的痛苦和无助!而王小波恰恰相反,首先他来自城市,虽然也下过乡,他整个创作的整体思路是一直向前的,他不想回到任何一个起点,他认为人必须向外走,向前走,人的一生都处在征程中,并且他追求一种特立独行,一种独立思考。 王小波的作品表达了他精神上的追求:独立、自由与冒险。拓展了我们面向未来的视野!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在死后受到人们广泛的关注。
        崔先生还特别提到,她反对主观、幻象地理解海子。例如,很多人认为海子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所描写的这样 “从明天起给每座山起一个美丽的名字”一种意向一种追求是一种超现实的追求,对天堂的追求,崔先生认为这种理解是没有根据的。同时强调作为教师不可以将某些现实中人的追求上升化神圣化,主观地把自己的某种私人的感情神圣化,出于一种“KITSCH”(媚俗,自恋)的出发点,将个人的感受神圣化。神圣为他对天国或天堂世界的幻想。他认为海子还是在追求一种现实生活中的家园,他是很生活化的人。之后我与崔先生讨论了海子与塔科夫斯基的关系,我认为海子与塔科夫斯基的电影之间存在着本质的精神的联系,崔先生对此表示赞同,同时指出塔科夫斯基是即进得去,拍出象《镜子》《乡愁》之类的很哲理化的影片,但他也能跳出来,拍一些诸如《安德列卢布耶夫》这样的叙事性电影,那么人在叙事性电影中可以把自己放在界外一个观察者的角度。而海子却进入了而走不出,他无法把自己抽离出来看这个世界。这也是他自杀的主要原因。
        5月28日下午,我们又聆听了崔卫平先生关于《哈维尔、摇滚乐与存在论》的讲座。哈维尔是一位存在主义哲学家,他曾是捷克总统。他于1976年开始资助一个摇滚乐队,崔先生认为哈维尔并非是对摇滚乐本身有什么过份的痴迷而是对摇滚乐传达出的那种自由、奔放是他的一种意识形态的表达。她为我们比较了米兰昆德拉与哈维尔的不同,他们虽然都是捷克人,米兰昆德拉在小说中表达这样一种概念:小国的命运永远被大国操纵着,即许多历史的印迹已经是被既定形成过的,不是经某些人的思考可以再改变的,他的小说叙述了许多荒诞不合理的事物,预先已经可笑地被认同了。哈维尔显然是不赞同这种消极的观点。哈维尔的论述和研究在于:无权者所自身带有的权利!人的自由所本身具有的权利!他不能接受米兰昆德拉以 “笑”来对待一切无法解释和被即定和安排的事物的态度,在他看来人必须用积极的态度看待和面对这些问题。崔先生提到哈维尔在回答这类问题时举得那个例子,售菜场里挂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个标语,它反映的是菜市场老板的一种恐惧心理,他想表达:我是一个听话的人,且我得留在这里!标语只是做为一种符号存在,本身象征着某种权利,而并非真正的社会意识形态。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中有一段:萨宾娜陪着议员视察一小学校,看到小学生们在操场上快乐地跑着,议员流下两行眼泪。萨宾娜把第一行眼泪称之为“KITSCH”,把第二行眼泪称之为“KITSCH”的最高级。首先第一行泪是表现人从心理上怀念童年时代尽情玩耍的那种自由状态,而第二行眼泪是把自己的这种感觉神圣化,认为自己是崇高的有感情的,以此证明自己是很有人性的人。当然米兰昆德拉更反对的是后者。即人把自身的感情神圣化。他在所有的小说中表达出他反对道德恐怖主义和道德绑架。就是人们对其他人的一种道德期待,这种期待以强制的方式出现,就是道德恐怖主义和道德绑架。
        在讲座中崔卫平先生还穿插提到,人们对地震时弃学生不顾而逃生的教师,该不该逃走的问题的热议,崔先生认为他选择不救人并不存在过错,但他在反应出发生了地震时,做为老师,他应该告诉学生们发生地震了,赶快逃生!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向学生说,自己离开,造成学生们不知所措,没有及时逃生,这显然是不负责的,并且导致声讨的加剧。但是从另一方面看,我们经常听到网民们因某网友夫妻关系破裂,而群起围攻和声讨当事人,集体地去对某人进行道德指责,这却是典型的道德恐怖主义和道德绑架。米兰昆德拉认为人必须时刻警惕的一种东西,就是人们经常将一些人身上简单的矛盾扩大化,升级化。
        这样的讲座使我们能直面当今先锋思想,把握时代的脉搏,共同思考一些问题,真诚希望能有更多交流思想的平台,进一步活跃中央音乐学院的文化艺术气氛。

发布日期: 2019-09-19 15:08:56 来源: 中央音乐学院 作者: 中央音乐学院

下载附件[Download]

 

 

 

中央音乐学院网络信息中心设计制作、由图书馆进行内容维护
www.ccom.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