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党建专题网->信息动态
让我们记住他 —— 一辈子默默付出,甘当绿叶的奚曙瑶老师
 奚曙瑶老师走啦,一位平凡而伟大的人!


  可能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的教职工们大多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他是中央音乐学院历史上一位优秀的行政人员,曾在赵沨院长、吴祖强院长、于润洋院长三任院长领导期间担任院长办公室主任。作为我们院办工作人员的老前辈,同时作为“学院的记忆—老教授口述历史”项目中老教职工代表,2019年4月9日我去奚曙瑶老师家里采访了他,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87岁的他思路极其清晰,为了我们的到来,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奚老师的眼睛不好,近乎失明的他还专门为我们赶制出一幅学院的发展简史图,我能想象到其中的艰难和心血。一个上午跟随奚老师将近4个小时的讲述,我仿佛置身于中央音乐学院的历史发展长河中,感受着他的青春、他的奋斗和他对于学院那份深厚的感情……



  采访中有一段话至今令我难忘,奚老师回忆了他亲历的周广仁老师被钢琴砸断手指那段伤心而感人的故事,手术后一个月周老师就重新回到课堂给学生们上课,他说:“这就是中央音乐学院老教师们的敬业精神,他们是用生命来对待这份事业!什么叫中央音乐学院的凝聚力,就是这些我们的家长,班长(他把领导比作家长、班长)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普通职工,他们一生的奉献,所以有我们今天中央音乐学院这块金子招牌,有这棵大树,所以我常常想我们中央音乐学院在职的教职员工,每个人都要以能够在中央音乐学院工作感到自豪,我们不能做有损于中央音乐学院名誉的事情,我们的老副院长潘一飞曾提出一个观点我很赞同,我们做行政工作就是要服务在先,为师生们服务,我们这些人要甘做绿叶,我有一个思想就是:士为知己者死,这个知己是组织,是师生,因为得到他们的信任,得到学院的信任,我愿意为此努力工作……”


(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当这段视频在全校每年一度的全体教职工大会上播放时,很多老师都落泪了,我想这就是代代传承、生生不息的央音精神,正像奚老师所说,中央音乐学院这块金子招牌需要我们每一位央音人用生命去守护。

  按照奚老师生前遗愿,遗体捐献给红十字会,不举办告别仪式。正如他的一生,默默奉献,甘当绿叶,不为国家和学校添一点麻烦,用尽生命最后一丝余力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做出贡献!向您致敬,奚老师!您是我们年轻一代央音人的榜样,也是我们行政人员学习的楷模,我们会永远记住您,愿您在天堂安息……

  撰文/院长办公室  王歆


  2021年6月离退休党总支慰问 “光荣在党五十年” 

  退休老党员奚曙瑶(89岁,61年党龄)


  奚曙瑶老师亲手书写的对党百年华诞的祝福


  奚曙瑶老师走后,我们收集了一些老领导、老同事们和家属对他的回忆片段,以表达对奚老师无限的追思。

  

  俞峰院长:

  向奚曙瑶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向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


  陈自明(原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

  “我与奚曙瑶同志相识是在上世纪80年代,我在1983年开始在中央音乐学院担任党委副书记、书记直到1992年。在这期间奚曙瑶一直担任院长办公室主任,我们之间有不少接触。在退休后,我们也常常通过微信互通信息,互相问候。奚曙瑶同志是一位好同志,他一贯用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虽然他家离学校很远,但他总是早到晚走。有一段时间他从家里到学校都是步行,他戏称是锻炼身体,这呈现了他坚强的毅力。

  院办的工作繁忙、复杂,但他都处理得井井有条,而且他不仅是一位好的执行者,还积极地对院里的工作提出自己的建议,看法,事实上也成为了院领导的参谋。从作风上看,奚曙瑶同志没有一点官僚架子和官气,待人亲切,而且廉洁奉公,所以群众都愿意接近他,人们亲切地称他为“老黄牛”。奚曙瑶同志的突然离去令我痛惜、遗憾!愿他魂归天堂,永享安乐!”


  程源敏(原中央音乐学院院长办公室主任):

  “得知奚老师病故的消息,非常吃惊也非常难过!从我到院办工作开始,就一直在奚老师的带领帮助下,逐渐熟悉并热爱学院的行政工作。还记得在每天下班时我们总能见到奚老师在离校之前必定要把三层办公室、会议室、院长室、副院长室的门把手挨个按一遍,检查是否锁好。这一良好的习惯动作,我和院办的同事们一直延续了下来。这些看似点滴的小细节、小事情,却反映出一位老同志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高度的责任心。

  奚老师是一个平凡普通的人,但他又是一个深受群众敬爱的德高望重的长者与恩师,他朴实严谨、兢兢业业、尽职尽责的敬业精神;他任劳任怨、不计得失、不计报酬的工作态度;他热爱本职工作,把一生奉献给自己所热爱的学院的行政工作;他平易近人,严以律己,关心爱护同事并以身作则在工作中严格要求的工作作风,受到广大师生员工们的尊敬和爱戴,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奚老师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他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我们,永远值得我们继承发扬!我们怀念您,敬爱的奚曙瑶老师!


  陈圆:

  奚老师是我们心中的优秀党员,学习的榜样,他把院办的工作做到群众心里,兢兢业业,早来晚走,平易近人。我们怀念您,辛劳一生,奉献一生。您在天堂好好休息,笑看祖国昌盛!


  刘献琴:

  奚老师太让人怀念了!我刚刚来到学院工作就常常与奚老师接触,他给了我极大的帮助。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的心中。奚老师我们想念您,您在最后一刻还将遗体献给红十字会,您永远是这样无私……亲爱的奚老师一路走好。


  张苏琴:

  《送别——为追思奚老师而写》

  今生与子曾相遇,磊落光明师道回。曲高和寡听流水,飞鸿南去人不归。


  王尔玉:

  1985年秋我刚来中央院就安排在院办工作,整个院办只有我和奚主任两个人。亲眼看到一个坚持原则,勤勤恳恳的老黄牛是什么模样!那时我才知道行政工作原来是这样的。他是我来央音后第一位师长,也是我最敬佩的共产党员!


  潘国强(中央音乐学院原院长办公室主任):

  惊闻老主任奚署瑶先生去世的消息,甚感意外和悲痛!我作为晚辈学生进入院办工作时奚主任已经退休,虽然没有见过奚主任,但从院办严谨认真的工作作风和以校为家与人为善秉公为事忠诚担当的优秀传统,从程源敏主任尊尊教导向老主任学习继承院办优良传统和人们对奚主任的怀念赞扬,深深的感受到了奚主任的人格魅力和高尚品格。回忆起来,我对奚主任有两点印象最为深刻。一是我到院办工作不久,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问我,“你是小潘吗?我是奚署瑶,你不认识我,我知道你,有几个人给我说过你,欢迎你来院办工作”。然后在电话里和我聊了很长时间,给我介绍了学校情况,院办工作的性质和做好院办工作的要求等等,充分显示了一位热爱学校关心学校关心青年发展的可敬可爱的长者。二是奚主任彬彬儒雅优秀共产党员的形象给我印象非常深刻。虽然和奚主任几次不多的见面,每次他都很关心学校的发展,关心院办的工作情况,给我介绍工作经验,谆谆教导仿佛还在耳边。奚主任退休后从没有给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和困难,也从不让我们去家里看望他,就在去年北京市教育工会慰问劳动模范,我们工会代表学校去慰问看望他,他还是那么坚决的不让去家里看他,总说他各方面都很好,不用来,不要为看他影响工作,最后,我们只能把看望他的慰问品邮寄给他了。敬爱的老主任,我们怀念你!


  陈贵康:

  惊闻尊敬的奚曙瑶老师仙逝,倍感悲伤,奚老师为人正直,勤勤恳恳,不为名,不为利,为人热情,辛勤工作,关心同志,对退休支部的工作全力支持,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的离去,我们失去了一位尊敬的同志和朋友,愿奚老师在天堂安息!


  截取自奚老师儿子奚越对父亲的回忆录《“少年”的老奚》

  “老奚是我父亲˳ 他陪伴毕生热爱的祖国渡过了七十二年的生日,但在庆生后的第二天自己却在痛苦的疾病折磨中悄然走完了他八十九年坎坷的人生。像他的人生座右铭一样: 甘作绿叶,无私奉献,不给国家添麻烦。老奚默默无闻地走了˳

  我们和爸爸总是聚少离多。他全身心忘我地投入到学院工作之中,每天他肯定是最早到单位,最晚回家。多长的寒暑假基本上也就休二个星期。在所有的重要节日学院值班安排中,几乎都是他顶下来的,让老同志多照顾家人,让年轻女同事照顾年幼子女。

  退休后他坚持剪报,把所有他看到有关中央院的报道都剪下来收集起来,哪怕一个小广告只要关于中央院的都要剪下来。

  老奚一生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载人史册的伟大事情。他却为挚爱的音乐事业和为守护"金字招牌"的音乐学院呕心沥血,任劳任怨, 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费寝忘食,淡泊名利,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珍惜人才,几十年如一日,无法再用更多的词语来形容……”



  像奚曙瑶老师这样默默无闻奉献一生的行政人员还有很多,他们是中央音乐学院发展历史中的奠基石,正是有了他们在背后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才有了无数聚光灯下的闪耀!让我们记住他们!

作者:   来源:院长办公室   发布日期:2021-10-11 10:11:59

相关附件